企业如何借力“红色管理”?


  • 课程费用: 元/人
  • 开课时间: 常年开班,请来电确认
  • 课时安排: 
  • 上课地点: 
  • 咨询电话: 010-62669220 13911448898 谷老师(同微信)

课程背景

执行力不到位该怎么办?“叛军叛将”现象又怎样避免?
企业如何借力“红色管理”?
中国红色管理专家、李克农之孙李凯城合肥“论剑”
记者 宛月琴

什么是“红色管理”?其精髓是什么?现代企业又如何借力“红色管理”?昨日,中国红色管理专家李凯城受合肥企业联合会、合肥市企业家协会邀请,在肥为一百余位合肥企业“大佬”讲述如何将红色管理的理论与实践精髓融入到现代企业管理中去,红色管理又能给企业带来哪些实实在在的借鉴?

最伟大的管理思想取自军队

“现在,红歌唱得比较火,红色管理也很流行”,李凯城谈到,梳理企业管理100多年的历史,就会发现对管理理论贡献最大的不是企业家,不是商学院,而是军队、军校;现代企业管理中的许多原则和方法,都直接取自军队;最伟大、最优秀的“商学院”,不是哈佛,不是斯坦福,而是西点军校;有相当一部分著名的创业者、企业家出身行武,属于从军营中升起的星。

而翻开中国企业30年来的发展历史,许多著名企业家也出身于解放军:联想的柳传志、海尔的张瑞敏、华为的任正非、万科的王石等等。在目前我国企业家队伍中,有军人背景的占30%以上,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甚至高达60%以上。

究竟何谓“红色管理”?李凯城认为,它是指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几代中国共产党人,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精华,运用马克思主义加以改造,在治党、治军、治国的成功实践中逐渐形成的一套管理思想。

“红色管理”精髓在人的思想

“有人问我,富士康的郭台铭也是运用了军事化的管理方法,但去年频发的富士康跳楼事件却引起外界的质疑”。对此,李凯城认为,富士康“军事化管理”和他所倡导的“红色管理”有根本区别,富士康管理最大漏洞在于缺少对人价值的教育,本质上是为了给郭台铭挣钱,因此,在富士康员工看来,干活吃饭、养家糊口就是人生的主题。干活是为了挣钱,挣钱是为了活着,可活着又为了什么?显然,富士康却反对人生价值和人生意义的“引导”,没有了希望,员工才会出现那样的过激行为。

而“红色管理”则是倡导“兼容开放,以人为本”,其宗旨是为了社会创造财富作为光荣事业,主张人不是“简单的经济人”,而是有思想、有精神的现实人,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。

企业如何借力“红色管理”

“农村包围城市”,这听上去是战争年代的领军之道,但在现代商战中同样值得借鉴:生产出来的产品,城市销售渠道难以展开,可以考虑如何从农村突围。在安徽,江淮汽车开拓出的“新红军”精神,倡导“我们是新时代的红军,肩负着新时代的使命”,这些都是“红色管理”的具体体现。

那么,“红色管理”究竟能帮助企业解决哪些管理中的实际难题呢?李凯城认为,主要包括企业的领导力、执行力、影响力、企业文化“落地”以及民企中屡屡出现的“叛军叛将”现象。

他举例说,好比企业执行力问题,执行力不到位只是表面现象,西方管理理论强调激励制度,但并不能从根本上真正解决问题。“红色管理”注重人的思想,能激发人的精神层次,让人自觉自愿地去执行。“请首长放心,保证完成任务”,这样的执行力靠什么,靠思想。

又比如“叛军叛将”现象,虽然这和跳槽不能完全等同,但管理者也应该考虑如何减少人员流失,“红色管理”不单单依靠单纯激励措施或者经济利益,而是倡导人的共同主旨,强调精神纽带,注重充分发挥人才价值,并且能通过制度来保证。

人物简介

1952 年生,16岁入伍,曾任总参政治部研究室主任,大校军衔。专精于思想教育与企业文化研究,著有《领军之道》、《用心去讲》、《把理讲透》等专著。

谈安徽

我来安徽好多次了,前不久应邀去江淮汽车厂专门去讲“红色管理”,感觉合肥的企业无论是在管理理念上,还是在其他各方面的建设上都有很多值得借鉴之处。现在,来到政务区,感觉到合肥变化真是太大了,建得这么漂亮,环境很好,宜居型文化新区,也是以人为本呀!

谈爷爷

除了“红色管理”研究专家,李凯城的另一个身份是安徽巢湖籍、被称为“红色特工”的李克农之孙。谈起爷爷,李凯城昨日告诉记者,自己走上“红色管理”研究之路,跟爷爷没有必然联系。

1962年,李凯城10岁,爷爷李克农病逝。此前,他一直在爷爷身边生活。在他的印象中,爷爷是个相当严谨、细致的人。“爷爷的办公桌,也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,不留纸片。别人不能碰,一碰,他就能看出来。”即便是建国后的和平时期,尽管那时李克农的办公和住宿场所四周也有高墙和警卫,但每天晚上睡觉前,他仍然把门窗检查一遍,是长期搞情报工作养成的,“就是这习惯”。

 

上午10∶00

今天上午9时50分,市企联理事会刚结束,会场就迎来了一位“神秘人物”——中国红色管理科学倡导者、原总参谋部政研室主任、安徽巢湖籍上将李克农之孙李凯城。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进入会场,百余名大佬们便爆发出热烈掌声。本报记者今天上午独家专访了李凯城。

本报记者:红色管理的精髓是什么?中小企业如何运用?

李凯城:现在,红歌唱得比较火,红色管理也很流行。红色管理,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几代领导人在九十年的实践中,吸取中国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精华思想形成的理论体系。它的核心是思想教育,并非单纯的军事化管理。至于中小企业如何运用?以华为的任正非为例,他运用的就是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方法,华为先从农村小市场起步,逐步拓展至大城市。我们可以看出,不仅如柳传志、任正非等老一代企业家,新生代如马云、史玉柱、陈天桥,成功的企业家都在企业管理中运用到了毛泽东思想。军队管理学习捷径不在《孙子兵法》,不在西点军校,更不在克劳塞维茨,而在毛泽东的军事理论与实践。

本报记者:您是李克农上将的孙子,成长在红色家庭,这样的家庭环境有没有对你日后的理论研究有影响?

李凯城:有,但只能说是有一点点。我16岁初中毕业就参军,父母也是十四五岁就离家参军,思想更重要的还是自己在成长过程的经历。红色管理不仅适用于政府、企业,也适用于个人的发展,它也在培养人的精神境界和思想内涵。

本报记者:去年发生的“富士康连跳事件”引起极大关注,有人说富士康搞的就是军事化管理,你怎么看待此事?

李凯城:我当时就写了一篇文章叫《富士康的管理缺了点什么?》。富士康所谓的军事化管理和我们倡导的“红色管理”有根本的区别,富士康管理最大的失败之处在于缺少“意义”教育,红色管理的宗旨是为了社会创造财富作为光荣事业,而富士康军事化管理本质上是为了给郭台铭挣钱。红色管理是“以人为本”,富士康的军事化管理是“以剥削式的挣钱”为本。富士康的员工能想到的就是干活吃饭、养家糊口。干活是为了挣钱,挣钱是为了活着,可活着又为了什么?人生意义和价值的匮乏是最根本的匮乏。在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,少了些希望,员工难免会有过激想法。

本报记者:您祖籍安徽巢湖,据说也是多次来合肥了,这次来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?

李凯城:今年,我已经是好几次来合肥了。上次来江淮汽车厂讲课,感觉合肥的企业在管理和软硬件上都有很多值得其他地方学习的。今天,来到政务区,感觉到合肥变化真是太大了,建得这么漂亮,环境很好,宜居性文化新区,也是以人为本呀。

本报记者专访中国红色管理倡导者、李克农之孙李凯城

上午10∶00

今天上午9时50分,市企联理事会刚结束,会场就迎来了一位“神秘人物”——中国红色管理科学倡导者、原总参谋部政研室主任、安徽巢湖籍上将李克农之孙李凯城。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进入会场,百余名大佬们便爆发出热烈掌声。本报记者今天上午独家专访了李凯城。

本报记者:红色管理的精髓是什么?中小企业如何运用?

李凯城:现在,红歌唱得比较火,红色管理也很流行。红色管理,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几代领导人在九十年的实践中,吸取中国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精华思想形成的理论体系。它的核心是思想教育,并非单纯的军事化管理。至于中小企业如何运用?以华为的任正非为例,他运用的就是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方法,华为先从农村小市场起步,逐步拓展至大城市。我们可以看出,不仅如柳传志、任正非等老一代企业家,新生代如马云、史玉柱、陈天桥,成功的企业家都在企业管理中运用到了毛泽东思想。军队管理学习捷径不在《孙子兵法》,不在西点军校,更不在克劳塞维茨,而在毛泽东的军事理论与实践。

本报记者:您是李克农上将的孙子,成长在红色家庭,这样的家庭环境有没有对你日后的理论研究有影响?

李凯城:有,但只能说是有一点点。我16岁初中毕业就参军,父母也是十四五岁就离家参军,思想更重要的还是自己在成长过程的经历。红色管理不仅适用于政府、企业,也适用于个人的发展,它也在培养人的精神境界和思想内涵。

本报记者:去年发生的“富士康连跳事件”引起极大关注,有人说富士康搞的就是军事化管理,你怎么看待此事?

李凯城:我当时就写了一篇文章叫《富士康的管理缺了点什么?》。富士康所谓的军事化管理和我们倡导的“红色管理”有根本的区别,富士康管理最大的失败之处在于缺少“意义”教育,红色管理的宗旨是为了社会创造财富作为光荣事业,而富士康军事化管理本质上是为了给郭台铭挣钱。红色管理是“以人为本”,富士康的军事化管理是“以剥削式的挣钱”为本。富士康的员工能想到的就是干活吃饭、养家糊口。干活是为了挣钱,挣钱是为了活着,可活着又为了什么?人生意义和价值的匮乏是最根本的匮乏。在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,少了些希望,员工难免会有过激想法。

本报记者:您祖籍安徽巢湖,据说也是多次来合肥了,这次来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?

李凯城:今年,我已经是好几次来合肥了。上次来江淮汽车厂讲课,感觉合肥的企业在管理和软硬件上都有很多值得其他地方学习的。今天,来到政务区,感觉到合肥变化真是太大了,建得这么漂亮,环境很好,宜居性文化新区,也是以人为本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