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大学高层管理培训中心 欢迎莅临!
报名热线:010-62669220
手机(节假): 13911448898

标题:《四书》--- 论语(中)
关注度:0



下一篇(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)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「原文」

子曰:“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;贫与贱,是人之所恶也,不以其道得?之,不去也。君子去仁,恶乎?成名?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,造次?必于是,颠沛?必于是。”
「注释」
这句的“得”‘宇应是“去”字之误恶(Wu)乎:哪里,怎么造次:匆忙,仓促颠沛;穷困,受挫折。
「译文」
孔子说:“有钱有地位,这是人人都想望的,但如果不是用仁道
 
圣人未能免俗「原文」

入公门?,鞠躬?如也,如不容。立不中门?,行不履阈?“。过位?,色勃(6 )如也,足躩(7 )如也,其有似不足者。摄齐(8 )升堂,鞠躬如也,屏气似不息者。出,降一等(9 ),逞(10)颜色,恰恰如也。没(11)阶,趋进,翼如(12)也。复其位,踧踖如也。
「注释」
公门:君门,即朝廷的门、?鞠躬:谨慎恭敬的样子立不中门:不正当门中间而立。因为门中间是尊贵的人才能立的履阈(YU):阈,门坎。履阈即踩门坎过位位指君位。(6 )色勃:脸色庄重。色,脸色;勃,矜待庄重的样子。(7 )躩(jue ):盘旋、逡巡的样子。(8 )摄齐:摄,提起;齐(zi),缝了边的衣服下摆。摄齐是为了避免让脚踩着而失态。(9 )等:阶梯的一级。(10)逞:放松。(11)没:尽,完。(12)翼如:鸟展翅的样子。
「译文」
孔子进入朝廷的门,恭恭敬敬,好像没有容身之地一样。站立时,不正当门的中间;行走时。不踩门坎。经过君位时,脸色庄重严肃,举步小心翼翼,说话就像气不足的样子。提着衣襟走上堂去,恭恭敬敬,屏住气好像不敢呼吸一样。出来时下了一级堂阶,脸色才放松起来,显出恰然自得的样子。下完堂阶快步前行,动作像鸟儿展翅一样轻快。再次经过君位时,照样又恭恭敬敬。
「读解」
如果你把圣人想象得很神圣高大,像个英雄人物似的,那就一定会失望了。读罢这段文字,我们看到的圣人是个小心翼翼,在宫廷之中不敢昂首挺胸,在君王面前大气不敢出的普通人形象,普通得近乎畏缩。只有当出了宫廷,下得台阶以后,脸色才放松,动作也才轻快起来。而一旦再次经过君位,马上又会拘谨恭敬,大气不敢出。圣人怎么会这样呢?其实,这也没有什么奇怪。孔子之所以成为人们崇敬的圣人,并不是因为他的举止行为有什么特行独立、与众不同的地方,而是因为他的思想,他的学说闪耀着智慧和仁爱的光芒。所以,在日常生活中,他完全可能和我们一样的是个普通人,当他走到菜市上去买东西时,你不可能凭外表和姿态就认出他是与众不同的圣人,而很可能把他看作是一个退休的老头儿,或许把他看成是一个退休的教书先生罢。因此,当他进入那禁卫森严的宫廷时感到不自然,感到紧张,甚至感到有几分战战兢兢是一点也不足为奇的。不信,你进去试试看!这就叫圣人也未能免俗罢。
下一篇 公务活动与私交有别「原文」

执圭?,鞠躬如也,如不胜?。上如揖,下如授。勃如战色?,足宿宿?如有循。享礼?,有容色。私觌(6 ),愉愉如也。

「注释」
执圭:圭,一种玉器,上面圆形或剑头形,下面方形。国君派使臣访问外国,执国君之圭为信物,所以,执圭代指出使外国不胜怕回购):不能胜任其重。这里指执轻若重,表示敬慎战色:战战兢兢的面色宿宿:脚步很小的样子享礼:献礼私觌:以私礼相见,也就是以个人身分相交往。
「译文」
孔子捧着国君的圭出使外国非常恭敬,就像手上的圭重得来择不起一样。上捧时到作揖的位置,下执时到以手授物的位置。脸色在重而战战兢兢,脚步很小好像始终沿着什么在走一样。献礼的时候满脸盛情。私下以个人身分交往,则是非常轻松愉快。
「读解」
孔子做外交官时与在本国进入宫廷时差不多,都是一副恭敬而庄重的样子。面部表情,一举一动都非常注意合于札节,使人感到无可挑剔。这是一个人在公务活动中应有的形象,就像我们今天的外交官一定要西装革履,领带打得一丝不茍一样。但他在完成公务活动后进行私交时就完全不一样了,轻松愉快,无拘无束,再也不用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。这就叫公私有别,公务活动和私下交往不一样,因为公务活动代表的是你的元首,你的国家的形象,而私下交往则只代表你自己。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啊!难道我们不应该这样吗?
下一篇 圣人穿不穿时装?「原文」

君子?不以绀掫饰?,红紫不以为亵服?。当暑,袗絺綌?,必表(5 )而出之。缁衣(6 )羔裘(7 ),素衣麑裘(8 ),黄衣狐裘。亵裘长,短右袂(9 )。必有寝衣(10),长一身有半。狐貉之厚以居(11)。去丧,无所不佩。非帷裳(12),必杀之(13)。杰裘玄冠不以吊。吉月(14),必朝服而朝。齐(15),必有明衣(16),布(17)。

「译文」
君子不用绀色和掫色做衣服的镶边,不用红色和紫色做休闲服。夏天穿粗的或细的葛布单衣,但出门时一定要加上一件外套。黑色外衣套黑色羊皮衣;白色外衣套白色鹿皮衣;黄色外衣套黄色狐皮衣。休闲的皮衣比较长,但把右边的衣袖做得短一截。睡觉一定要有睡衣,睡衣有一个半人那么长。狐貉皮毛厚,用来做坐垫。服丧期满以后,什么饰物都可以佩带。不是上朝和祭扫用的礼服,就一定要剪裁成一定的样式。不穿黑色的羊皮衣,不戴黑色的礼帽去吊丧。每月初一都一定要穿着上朝的衣服去上朝。斋戒一定有浴衣,用布做的。
「读解」
圣人穿不穿时装?圣人不仅穿时装,而且还很有讲究。什么颜色做什么衣服,什么颜色不能做什么衣服,什么颜色套什么颜色的衣服(比如说黑套黑,白套白,黄套黄,讲究的是和谐配色而不是反差配色),那可真是一套一套的,从理论到实践,毫不含糊,正经八百就是一个时装专家了。休闲服和睡衣要做得宽松长大,长大得来有点超过我们今天的想象,尤其是睡衣,一个半人长,分明就是一床被子了(我们今天的被子也没一个半人长吧),还叫什么睡衣呢?更加别出心裁的是休闲服的设计,右边的袖子短上一截以便于做事,真是想得出来啊!让我们今天的时装模特儿穿来表演一番,那才别有风味哩。礼服就不用说了,就像我们今天的西装一样,样式变化不大,不能随便剪裁,但其它衣服就一定要剪裁出一番样式来。什么样式呢?怎么时髦怎么剪裁。为了方便,不是连衣袖都可以一长一短吗?这种奇装异服难道还不时髦吗?可见,不但要讲究颜色的选择和搭配,还要追求样式的新颖别致和穿着的方便实用:休闲服是休闲服,礼服是礼服,工作服是工作服,丧服是丧服,浴衣是浴衣,睡衣是睡衣,单衣是单衣,外套是外套,皮大衣是皮大衣,还要佩带各种各样的装饰品。圣人那可真是讲究得很啊!我们今天的俊男靓女、操哥操妹们能够追风攀比而上吗?

下一篇 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「原文」

齐必变食?,居必迁坐?。食不厌精,脍?不厌细。食噎而啈?,鱼馁而内败?,不食。色恶,不食。息(6 )恶,不食。失饪(7 ),不食。不时(8 ),不食。割不正(9 ),不食。不得其酱,不食。肉虽多,不使胜食气(10)。唯酒无量,不及乱(11)。沽酒市脯(12),不食。不撤(13)姜食,不多食。
「译文」
斋戒时一定要改变平常的饮食,住处也要变动,不要和妻妾住在一起。食物不嫌做得精,鱼肉不嫌切得细。食物变质馊臭,鱼肉腐烂,不吃。颜色难看,不吃。气味难闻,不吃。火候不当,不吃。不是时候,不吃。切得不合刀法,不吃。没有合适的调味酱,不吃。肉虽然吃得多,但不超过主食。酒不限量,但不要喝醉。买来的酒和肉干,不吃。可以吃姜,但也不宜多吃。
「读解」
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。好一个美食家的追求!食物变质馊臭,鱼肉腐烂,不吃。这不奇怪,与我们今天的习惯一样,讲究卫生,减少疾病。颜色难看,不吃;气味难闻,不吃;没有合适的调味酱,不吃。色、香、味都有讲究,这已超出了我们一般人的要求,进入美食家的行列了。因为在我们看来,起码在没有合适调味酱时还是要凑合凑合吃下去的,不会有那么大的讲究。火候不当,不吃;不是时候,不吃;切得不合刀法,不吃;买来的酒和肉干,不吃。这简直有些过分了,分明是一个超级美食家,起码也超过了陆文夫笔下那位吃头汤阳春面的美食家了罢。我们不知道圣人是否吃过集体食堂,想来是没有,不然非饿肚子不可啊!

下一篇 吃饭睡觉不说话「原文」

食不语,寝不言。
「译文」
吃饭不交谈,睡觉不说话。
下一篇(修身宜早不宜迟)

先进第十一本篇评论孔子的学生较多,尤其是对颜渊和子路。最后一章是《论语》中独特而重要的一个长篇,除思想内容外,还很抓学价值。

全篇原文共26章,本书选11 章。
吃饭睡觉不说话「原文」

子曰:“先进于礼乐,野人?也;后进于礼乐,君子?也。如用之,则吾从先进。”。
「注释」野人:在野的人,指没有贵族身分的一般士人。先修礼乐后做官,所以说“先进”君子:指有世袭特权的贵族。可以先世袭做官后修养礼乐,所以说“后进”。
「译文」
孔子说:“先修养好礼乐后做官的,是一般的士人;先有了官位后修养礼乐的,是贵族士大夫的子弟。如果选用人才,那我主张选用先修养好礼乐的人。”
「读解」
子夏说:“仕而优则学,学而优则仕。”(《子张》)这实际上就是“先进”与“后进”的区别。孔子的主张是“学而优则仕”,先学习,提高修养然后再去做官。而不太赞成“仕而优则学”,先得了官位然后再去进修学习。以我们令天的情形作不尽恰当的比拟,孔子的主张是先读书,从小学、中学、大学直做到研究生,拿了文凭后才参加工作,才分配到政府中去做公务员,然后慢慢升迁而坐上官位,担任领导人,而不大赞成先工作,提拔成干部然后才去夜大或干部培训班造修学习拿大专文凭。当地。这里的比拟的确是不尽恰当外,因为孔子注重的是修养乐的实际内容,要求修身宜早不宜迟,倒不是文凭的问题。只不过,文凭是你拥有修身经历的证明,外在的形式与内在的实际也是有所挂钩的。所以,我们今天的干部制度把文凭作为提升的一道硬杠子,是不是也与圣人的思想有一点渊源关系呢?
下一篇 人各有所长「原文」

德行:颜渊,闵子骞?,冉伯牛?,仲弓。言语:宰我,子贡。政事:冉有,季路。文学?:子游,子夏。
「注释」
闵子骞:孔子的学生,姓闵,名损,字子骞冉伯牛:孔子的学生。姓冉。名耕,字伯牛文学:这甲的“文学”泛指古代文献。
「译文」
道德修养好的:颜渊,闵子骞,冉伯牛,仲弓。会说话的:宰我,子贡。宜于从政的:冉有,子路。熟悉古代文献的:子游,子夏。
「读解」
这十个人即孔门弟子中着名的“四科十哲”,是《论语》中经常见到的人物。十个指头不一般齐,人也是一样,总是各有所长。就像制我们今天的同班同学,各有特点,各有爱好,毕业后有的从政,有的经商,有的搞科研,有的做文人,进入社会这个茫茫人海后,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。所以,无论做教师的也好,做领导人的也好,都要善于发现每个学生、每个属下的特点和所长,加以培养和任用,扬长避短,知人善任。只有这样,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个人的潜能和积极性,做到人尽其才,才尽其用。或许孔子正是因为做到了这一点,才培养出三千弟子、七十二贤人的罢。

下一篇 鬼神生死之间「原文」
 
季路问事鬼神。子曰:“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”日:“敢?问死。”曰:“未知生,焉知死?”
「注释」
敢:谦词,表示冒昧地请求别人。
「译文」
子路问怎样侍奉鬼神。孔子说:“人都还难于侍奉好,谈什么侍奉鬼呢?”子路又问:“能问问死是怎么回事吗?”孔子回答说:“生还没弄清楚,怎么能搞得清死呢?”
「读解」
“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。”(李商隐《贾生》)子路所提出来的,就是这样一个“不问苍生问鬼神”的问题。在《雍也》篇里,当孔子回答樊迟关于什么是明智的问题时,已主动以鬼神的问题为例说:“致力于人世间该做的事情,对鬼神报敬而远之的态度。就可以说是明智的了。”现在,子路还来不明智地提出这个问题,所以孔子反问他说:“人都还难于侍奉好,谈什么侍奉鬼呢?”问题是,子路就是这样一个不“明智”的人,一问不成,又生一问:“能问问死是怎么回事吗?”其实还是一个“鬼”问题,所以孔子又一个反问把他推开:“生还没弄清楚,怎么能搞得清死呢?”那可真是问得蹊跷,答得巧妙。其实,孔子也不完全是王顾左右而言他,把子路的问题推开在一边。在孔子看来,鬼神的问题,生死的问题,都是探索宇宙奥秘、生命本质的大问题,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,也不是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所能搞得清楚的。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,不可不信,也不可全信,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。所以,对自己搞不清楚的问题,既不要盲从迷信,也不要简单否定,最好是报一种“问疑”的态度,敬而远之。这种态度实际上是现实而理性的态度,也是最明智、最科学的态度。
下一篇 饶饶者易缺「原文」

闵子侍侧,圁圁如也;子路,行行?如也;冉有、子贡,侃侃如也。子乐。“若由也,不得其死然?。”
「注释」
行(hang)行:刚强的样子不得其死然:不得其死指不能尽享天年,死于非命。然,语气词,相当于“焉”。
「译文」
闽子骞侍立在孔子身旁,和颜悦色而正直的样子;子路很刚强的样子;冉有、子贡温和而快乐的样子。孔子非常高兴。但又说:“像仲由那样,恐怕难享天年吧。”
「读解」
古语说:“者易缺。”太洁白了容易受到玷污,太高峻了容易缺损,大刚强了,则容易夭折。孔子知人论事,具有先见之明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子路的确不幸被孔子所言中,死于卫国的内乱之中。据《史记。仲尼弟子列传》记载,子路担任卫国大夫孔俚的家臣,卫国发生内乱,子路本在城外,但他抱着“食其食者不避其难”的信念,身入危城,与暴徒血战而死。据说孔子听到卫国内乱,曾伤心地说:“子路要丧命了!”不久,果然传来了子路壮烈牺牲的消息。一个人的性格和气质决定行动,刚强者往往不会委白求全,所谓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”,“宁愿站着死,不愿跪着生”。孔子深知子路的性格刚强易折,所以对他发生了叹惋。孔子对他的学生真是了如指掌啊!
下一篇(不言则已,言必有中)不言则已,言必有中「原文」

鲁人为长府?。闵子赛曰:“仍旧贯?,如之何?何必改作?”子曰:“夫?人不言,言必有中?。”
「注释」
为长府:改建长府。长府,鲁国藏财货的地方。据《左传。昭公二十五年记载。兽昭公曾经在长府抵抗季氏的进攻仍旧贯:依照原来的样子。仍,因,依照;贯,事夫(fu):发语词,无义中(Zhong ):准。
「译文」
鲁国人改建长府。闵子赛说:“照老样子,怎么样?为什么一定要改建呢?”孔子说:“这人不说则已,一说就切中了要害。”
「读解」
据说因为公元前517 年鲁昭公曾经以长府为防御抵抗过季氏。所以当季氏把鲁昭公赶走后,便要改建长府,以消除其防御作用。闵子赛认为,关键不在于长府有无防御作用,而在于人是否正义有道,是否得民心。孔子很欣赏他的见识,所以称赞他不言则已,“言必有中”。不说就不说,一说就切中要害。这是非常厉害的说话艺术。闵子骞平时是“??如也”,老老实实的,不多言多语,可这次却一说就打中了要点,就像射箭一样,一箭就射中了靶心,真不简单。这种人,我们日常生活中也会遇到,有点像日本电影明星高仓键塑造的那些形象,那可比那种唠唠叨叨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人厉害多了。所谓言多必失,话说多了威信也就降低了,说上十句抵不上人家一句,让人不得要领。其实,不言则已,言必有中也正是孔子一向倡导的“谨言”精神。敏于事而慎于言,少说几句,增加每一句的分量。

下一篇 谁能升堂入室?「原文」

子曰:“由之瑟?奚为于丘之门?”门人不敬子路。子曰:“由以升堂矣,未入于室也。”
「注释」瑟(Se):古代弦乐器,类似琴。这里是指子路弹瑟的技巧。
「译文」
孔子说:“仲由弹瑟怎么配在我的门下呢?”孔子的学生们因此瞧不起子路。孔子于是说:“仲由嘛也可以说是升堂了,只是尚未入室罢了。”
「读解」
人情看冷暖,世态趋炎凉。同学们听老师贬了子路一句,一下子便看不起他了。老师只好再来一个说法。撇开这一点不论,我们来看老师给子路的说法:升堂矣,未入于室也。堂是正厅。室是内室。过去的四合院房屋建筑,中间是天井。进屋首先得入门,入门后登(升)入厅堂,然后才能进入内室。但这些在这里都是比喻的说法。入门,升堂,入室,表示的是学习的几个阶段。入门指刚刚学会,倒通不通;升堂指已经有所掌握,有所成就;入室则已经“到家”了,已得其奥妙。所以,子路实际上已到中等水平,如果按十级考核,起码也该是五级了吧。就从严要求而言,孔子认为他还不配在自己的门下弹瑟,但也不至于差到让大家都看不起的程度,于是予以正名给他评了个等级。就我们来说,当然不能满足于于路的水平,升堂了事,而应该进一步做到八室。不论学什么,都成为真正到家的行家里手。升堂入室,才是追求。


下一篇(过犹不及)过犹不及「原文」
子贡问:“师?与商?也孰贤?”子曰:“师也过,商也不及。”曰:“然则师愈与?”子曰:“过犹不及。”
「注释」师:颛孙师,即子张商:子商,即子夏。
「译文」
子贡问:“子张和子夏哪一个贤一些?”孔子说:“子张过分,子夏不够。”子贡说:“那么是子张贤一些吗?”孔子说:“过分与不够是一样的。”
「读解」
人们往往会像子贡一样,觉得做过头总比没做到要好一些,其实这是一种心理误区。有时候,过头了比没有够逐糟糕得多,危害也大得多。别的不说吧,就说说最简单的饮食问题;一顿饭吃少了一点,或者说根本就没吃饭、那不过是饿得快一点而已。可是。如果是吃多了,就不那么简单了吧,轻则吃酵母片、多?片,重则拉肚子,进医院。这是大家都有的生活体验。更不用说政治上的“左左派”给我们带来的大灾难了!当然,是好是做得恰到好处,不“左倾”也不右翼,不过分也无不及,还是像我们已经举到过的大美人“东家之子”那样,再高一公分就太高了,再矮一公分又太矮了;脸上擦白粉就太白了,搽胭脂又太红了。是一个标准的勿需美容化妆的“亚洲小界”。“世界小姐。”北大国学班 这可能吗?能做到吗?太难了!不然的话,孔子怎么会发出如此沉重的感叹呢?——“中庸大概是最高的德行了吧!大家缺乏它已经很久了!”(见《雍也》,另见《中庸》第3章)中庸之道,谈何容易。我们只能凡事尽力做得合适一点而已。

下一篇 文人心态的不平「原文」

子曰:“回也其庶?乎,屡空?。赐?不受命,而货殖?焉,亿(5 )则屡中。”
「注释」
庶:庶几,差不多。一般用在称赞的场合空:贫穷赐:端木赐,即子贡货殖:做买卖以增殖货财。(5 )亿:同“臆”,揣度,猜测。
「译文」
孔子说:“颜回的学问道德都差不多了吧,可是常常贫穷得没有办法。子贡不安本分去经商,却发了大财,猜测行情每每猜中。”
下一篇(对症下药)「原文」

子路问:“闻斯行诸?”子曰:“有父兄在,如之何其闻斯行之?”冉有问:“闻斯行诸?”子曰:“闻斯行之。”公西华曰:“由也问闻斯行诸,子曰,‘有父兄在’;求也问闻所行诸,子日,‘闻斯行之’。赤也惑,敢问。”子日:“求也退,故进之;由也兼人?,故退之。”
「注释」兼人:好勇过人。
「译文」
子路问:“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吗?”孔子说:“有父亲和兄长在世,怎么能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呢?”冉有问:“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吗?”孔子说:“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。”公西华说:“仲由问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吗?您说‘有父亲和兄长在世’;冉求问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吗?您却说‘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’。我不理解您为什么这样,所以冒昧地请教。”孔子说“冉求平时做事退缩,所以我鼓励他勇进;仲由平时好勇过人,所以我让他谦退。”
「读解」
根据不同学生的不同情况进行不同的教育,这既是因材施教。也是对症下药。在《雍也》篇里,孔子曾经批评冉求画地为牢,裹足不前,对于道德学问抱退缩的态度,所以在这里继续鼓励他前进。《公冶长》篇曾经记载说,子路听到什么还未能行动起来,就又唯恐听到什么。《颜渊》篇说子路没有什么拖延未兑现的诺言。这些都反映出子路急躁冒进的性格,所以孔子要在这里压压他。告诉他说,你的父亲和兄长都还在世。听到什么应该先问问他们的意见,然后才行动,而不要听到什么就行动起来。可见,在不同的人面前说不同的话并不都是两面派的行为。这正如一个做领导人的,在勤奋敬业的员工面前劝他注意休息,在偷奸耍滑的员工面前要求他勤奋工作,没有什么可奇怪的。归结起来,这是因材施教的教学手段,知人善任的领导艺术,对症下药的思想政治工作方法,在各行各业都有应用的价值。
下一篇(不要盲从上级)不要盲从上级「原文」

季子然?问:“仲由、冉求可谓大臣与?”子曰:“吾以子为异之问?,曾?由与求之间。所谓大臣者,以道事君,不可则止。今由与求也。可谓具臣?矣。”曰:“然则从之者与?”子曰:“弑父与君,亦不从也。”
「注释」
季子然:鲁国权贵季氏一族的人异之问:即问异,问别的什么。“之”起把宾语“异”提前的作用曾:乃,竟具臣:有才见(才干)的巨,但算不上大臣。
「译文」
季子然问:“仲由、冉求可以称得上是大臣吗?”孔子说:“我以为您问什么呢,原来是问仲由和冉求啊。所谓大臣,用道义事奉君主,行不通就辞职不干。现在的仲由和冉求,只可以称得上是有才干的臣。”季子然又问:“那么,他们会一切顺从上级码?”孔子说:“杀父杀君的事情,那也是不会顺从的。”
「读解」
子路和冉求做了季氏的家臣,对于季氏越礼犯上的行为,他们没有能够劝阻住,也没有辞职不干。所以,孔子说他们只能够称得上是有才干的巨,称不上是“以道义事奉君主,行不通就辞职不干”的大臣。当然,孔子也深知自己的学生,所以说:“杀父杀君的事情,那也是不会顺从的。”撇开孔子对子路、冉求的评论来看,“以道事君,不行则止”也罢,“杀父与君,亦不从也”也罢,都是说的如何对待领导人。对待上级的问题。领导人不道德不仁义,即便地位高如国君,那也不能愚忠,不能盲从,而要辞职不干,“不可则止”。领导人杀父杀君,大逆不道,那更是不可顺从,不可助纣为虐的。一句话,不可盲从上级,盲从领导人,而要以道义为原则,为标准。当然,不要盲从并不是不从,该听从的还是要听从,这是勿需赘言的了。
下一篇(儒者的“清明上河图”)儒者的“清明上河图”「原文」

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?。子曰:“以吾一日长乎尔,毋吾以也?。居则曰?:”不吾知也!‘如或知尔,则何以哉?“子路率尔而对曰:“千乘之国,摄乎大国之间,加之以师旅,因之以饥馑;由也为之,比及三年?,可使有勇,且知方也?。”夫子晒之。“求!尔何如?”对曰:“方六七十(6 ),如五六十(7 ),求也为之,比及三年,可使足民。如其礼乐,以俟君子。”“赤!尔何如?”对曰:“非日能之,愿学焉。宗庙之事,如会同,端章甫(8 ),愿为小相焉(9 )。”“点!尔何如?”鼓瑟希(10)铿尔(11),舍瑟而作(12),对曰:“异乎三子者之撰(13)。”子曰:“何伤乎?亦各言其志也。”曰:“莫春者(14),春风既成,冠者五六人(15)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(17),风乎舞雩(18),咏而归。”夫子喟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(19)!”三子者出,曾皙后。曾皙日:“夫三子者之言何如?”子曰:“亦各有其志也已矣。”曰:“夫于何哂由也?”曰:“为国以礼,其言不让,是故晒之。”“唯(20)求则非邦也与?”“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?”“唯赤则非邦也与?”“宗庙会同,非诸侯而何?赤也为之小,孰能为之大?”
「译文」
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华陪坐在孔子身旁。孔子说:“因为我比你们年长一些,不要因此而拘束。你们平常总是说;‘没有人了解我!’如果有人了解你们,那你们将怎样做呢?”子路不假思索地答道:“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,夹在大国中间,外面受到军事威胁,里面发生灾害饥荒。让我来治理它,等到三年,可以使老百姓勇敢而懂得礼义。”孔子微微一笑。“冉求!你怎么样?”冉求回答说。“方圆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小国,我来治理它;等到三年,可以使老百姓富足。至于礼乐教化,则有待君子来推行了。”“公西赤!你怎么样?”公西赤回答说:“我不敢说能做什么,愿意学习罢了。宗庙祭礼的事,或者外交会见的事,我愿意穿戴好礼服礼帽做一个小小的司仪。”“曾点,你怎么样?”弹瑟的声音渐渐稀落,铿的一声,曾皙放下瑟站起来回答道:“我的想法不同于他们三位讲的。”孔子说:“那有什么关系呢?不过是各自谈谈志向罢了。”曾皙于是说:“暮春时节,穿上春天的服装,约上五六个成年人、六七个小孩子,沂水里洗洗温泉,舞雩台上吹吹风,然后一路唱着歌儿回来。”孔子感叹说:“我赞成曾点的想法啊!”子路、冉有、公西华三人出去了,曾皙留在后面。曾皙问:“他们三位的话怎么样?”孔子说“也不过是各自谈谈志向罢了。”曾皙说:“那老师为什么要笑仲由呢‘!”孔子说:“治理国家靠的是礼让,可是他却出言不逊,所以笑他。”曾皙说:“难道冉求就不是讲的治理国家吗?”孔子说:“谁说方圆七十里或五六十里就不是国家呢?”曾皙说:“难道公西赤就不是讲的治理国家吗?”孔子说:“宗庙祭祀和外交会见,不是国家的事又是什么呢?公西赤做一个国家的小司仪,谁还能做一个国家的大司仪呢?”
下一篇(克己复礼,为仁由己)

颜渊第十二本篇内容较为丰富,尤其是论仁、论政的内容较为集中。其上“克己复礼、”四海之内皆兄弟也“、”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“、”自古皆有死,民无信不立“、”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“、”政者,政也“、”仁者,爱人“等都是名句。全篇原文共24章,本书选22章。克己复礼,为仁由己「原文」
颜渊问仁。子曰:“克己复礼为仁。一日?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。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”颜渊曰:“请问其目。”子曰: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非礼勿动。”颜渊曰:“口虽不敏,请事斯语矣。”「北大艺术品投资班
「译文」
颜渊问什么是仁。孔子说:“约束自己,使言语行动都合于礼,这就是仁。一旦约束自己而使言语行动都合于礼,天下也就归依于仁了。修养仁德全靠自己,难道会靠别人吗?”  颜渊说:“请问具体细节。”孔子说:“不符合礼的不看,不符礼的不听,不符合礼的不说,不符合礼的不做。”颜渊说:“我虽然迟钝,请让我实行您的话吧。”
「读解」
“克己复礼”在20世纪70年代的“批孔”运动中曾被用来做为孔子“拉历史倒车”的罪证,并由此而称孔圣人为“复辟狂”。这是历史的旧话,也是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笑话,暂且按下提。要提的是,克己复礼也罢,为仁由己也罢,都是儒学修身基本要求。也就是颜渊说孔子对他“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”(《子罕》)的“约我以礼”方面。一句话,是对我们进德修业的德育要求。这种要求是从思想认识方面来的,或者说是较为抽象而形而上的,而下面颜回“请问其目”所得到的回答,则是偏于实践方面的,或者说是较为具体而形而下的,这就是视、听、言、动,均须合礼。那岂不是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都被约束得死死的了吗?当然不是这样。关键是看你对“礼”作何理解。汉代大儒董仲舒说:“夫礼,体情而防乱者也。……非夺之情, 所以安其情也。”(《春秋繁露。天道施篇》)可见,“札”本身是情理兼顾的,只不过要求用理性调节情感欲望,使其不像脱硪奥硪谎??ピ际?樟恕S⒐?瞬?植祭湛怂档煤茫

相关热词搜索:四书 论语全集
关于我们  |  版权声明  |  网站地图  |  市场合作  |  诚聘英才  | 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2012 北京大学总裁同学会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23491号.地址:北京大学颐和园路5号 Tel:86-10-62669220 /